<ol id="8rm46"></ol>
  • <tbody id="8rm46"></tbody>
    1. <strong id="8rm46"></strong>

      <li id="8rm46"></li>

      <li id="8rm46"></li>
    2. 中紡圓桌論壇第十五屆年會

      張燕生做《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與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政策解讀》

        CTEI網訊 2021年1月16日,中紡圓桌論壇第十五屆年會在北京亞洲大酒店隆重舉行。會議論壇以《構筑紡織“十四五”高質量發展新格局》為主題。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國家發展改革委學術委員會秘書長張燕生做《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與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政策解讀》。以下為文字實錄:

        

        張燕生:我把最近學習五中全會的精神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精神向大家做個匯報。

        第一講一下當前全球經濟發展大勢就是國際百年未有之變局,它的一些基本趨勢。

        全球大局,也就是我們未來的發展有可能會面臨三個陷阱:

        第一個陷阱是大家談的比較多的修昔底德陷阱,修昔底德陷阱簡單的講就是:誰是未來的老大。美國要永遠當老大,奧巴馬說至少要再領導世界100年。中國要實現中華復興,那么這個問題就會引申出“十四五”的一個基本判斷,就是“十四五”2035年我們的國際環境還是不是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是,還是不是?也就是說兩個大國的博弈會影響我們發展的方方面面。美國曾經當過副國務卿的一個朋友在一次中美對話的會議上他就講“你們的機遇不再”,他講“我們美國是需要假想敵的,你們中國現在就是我們的假想敵”。機遇在還是不在?中央講我國發展仍處于并且將長期處于重要的戰略機遇期,而對機遇期的概念,中央講要辯證認識,就是大變局中“?!焙汀皺C”同生并存。關鍵是看你如何應對。

        第二個陷阱就是薩謬爾森陷阱,薩謬爾森陷阱簡單的說就是中國未來得發展要動美國、歐洲的奶酪。也就是說我們的互補性結構可能會越來越多的出現競爭性結構。那么你要動別人的奶酪,動別人的核心產業的核心優勢,別人一定要跟你急的。因此我們就面臨一個問題就是如何形成更高層次的互補性結構。怎么能夠打造利益共同體而不是沖突的共同體?

        第三個陷阱就是金德爾伯格陷阱,簡單的說就是誰對世界無論是新冠還是經濟還是方方面面負責任,也就是現在我們這個世界最糟糕的地方就是沒有世界政府。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三個陷阱我剛才來的時候就在想,哪一個陷阱風險最大?如果講風險誰排在第一?誰是老大排第一,有些同志講薩謬爾森陷阱排第一,躲不過去你要動別人的奶酪,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這是我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的國際環境。

       

        全球大勢的第二個就是從我們做產業的人來講,我講一個浪漫的時代結束了,也就是說我們做紡織的那個浪漫的時代我們總是講全球分工、全球合作,而且我們能做到國際工序分工一個產品在全世界不同的地方完成,我們還能做到零庫存,及時供貨。有的時候我也在想,那個浪漫的時代我們想過新冠病毒碼?我們想過中美貿易戰嗎?我們想過逆全球化嗎?我們沒有那么想,我們想的就是效率、利潤和我們福利的最大化。所以我說這個浪漫的時代過去了,也就是浪漫時代三個支撐都變了,也就是我講的有三個基本事實:1、超級全球化的時代結束了,全球化到了下半場,風險沖突對抗上升。2、全球貿易投資的黃金時代結束了。3、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合作的時代變化了。

        那么這三個基本事實條件下也就是產業鏈、供應鏈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尤其是在新冠的沖擊下,政府對經濟對產業的干預會不會是回到上個世紀的30年代,也就是人人說我們是哈耶克主義者的時代結束了。拜登任命的財政部長兩口子都是新凱恩斯主義者,也就是說不管是安全還是“誰是老大”還是薩謬爾森陷阱你要動別人的奶酪,一個重要的變化就是全球性政府干預可能會比我們1979年以來那個時代會非常的不一樣。

        那么在這樣一個時代,我們可以看到,一個神奇的時代也開始了,也就是剛才高勇書記給我們講的,我們的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等,它正在使我們紡織的產業鏈、供應鏈變的更短,變的更本地化,變的更區域化,同時更有彈性,更有韌性,更能夠滿足新生代的個性化的需求痛點。

        另外一個方面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新的時代,尤其是在新冠疫情影響下醫藥的供應鏈、健康的供應鏈、人工智能的供應鏈成為市場成長性最好的行業,我們紡織產業的數字化,我們的服務化、專業化、國際化正在成為一個新的趨勢。而且我們可以看到,我們的紡織正在和生活性服務、生產性服務、公共性服務的變化開始新的深度融合。因此我們突然會發現,新冠疫情正在產生一個不一樣的世界、不一樣的產業。

       

        第二個問題,五中全會,也就是我們現在面臨著一個重要的使命,如何向第二個百年目標進軍。2021年我們能夠開好局,那么這個開局也就是我們學習五中全會精神這兩句話很重要。一句話是“2020年是新中國歷史上極不平凡的一年”。它的不平凡,也就是說我們過去40年紡織業輝煌的時代,這一頁是不是會翻過去了?也就是我們紡織業過去的40多年改革開放推動了市場化、推動了外向型、推動了工業化,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收官階段,三大攻堅戰解決了絕對貧困,能不能講這個時代翻過去了?一個新30年開始了?新30年我們看到2021年是現代化建設進程中具有特殊重要的一年,因為它很像1978年,它是新30年的開局起步年。我經常在想,對于我們紡織來講,新30年我們紡織要講好哪幾個故事?

        我自己的想法就是,新30年作為我們紡織業來講,第一個怎么講好科學的故事、技術的故事、創新的故事、人才的故事。也就是我們可以看到,新30年我們的紡織要想滿足95后、00后、10后的新生代孩子的新需求,我自己有個體會,中國大腦是不夠的,我們需要世界大腦。也就是滿足新生代孩子們對未來美好生活的需要,因此我們會發現汗水驅動的時代結束了,我們要走向科技創新的時代。

        第二個故事也就是我們可以看到,未來的30年對于我們紡織來講就是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的現代化,也就是我們紡織未來的30年如何推動治理的現代化,真正成為一個在全球不但是領先而且會持續領先的行業。

        第三個我們要推動的工作就是剛才高勇書記講到我們紡織業一些短板、一些薄弱環節,怎么能夠在提高產業鏈、價值鏈、供應鏈水平,尤其是創新鏈的水平,并且與全球高端對接。因此對于我們紡織來講,高速增長的40年這一頁翻過去,高質量發展的新30年開始了,我們怎么能夠面對未來?在這種情況下,五中全會就講了“三個新”。一個是我們紡織業如何適應新發展階段,如何以高質量發展為主題滿足人民日益增長對美好生活的需要為根本目的。第二個是如何貫徹新發展理念,真正讓創新成為第一動力,人才成為第一資源,發展成為第一要義。第三個是構建新發展格局,那么新發展格局首先我們要從過去40年積極參與國際大循環那個時代轉向以構建國內大循環的主體地位為我們下一步發展的基礎。因此我們相信,未來的30年,國家一定會采取一系列圍繞著“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政策,比如老百姓居民消費占GDP的比例下一步會明顯上升等等。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另外一個方面就是如何形成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關于這個問題我自己的理解就是三句話:下一步我們如何生根東亞,生根“一帶一路”,生根美歐生產網絡?

        第二個是到未來30年,我們的現代化建設進入到新階段,那么這個新的階段“十四五”我們的人均GDP有可能會超過1.5萬美金,跨過中等收入陷阱;2035我們的人均GDP有可能會超過2萬美金,進入到中等發達國家的水平;2050我們的人均GDP有可能歸超過4萬美金。那么在這個進程中,作為我們紡織業來講,就會涉及到現代化經濟體系尤其是現代產業體系如何構建?如何能夠牢牢把握實體經濟這個堅實基礎不動搖?如何能夠把科技創新作為第一動力?如何推動現代金融體系和多層次資本市場來推動我們的紡織現代化,如何形成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產業體系?這些問題都會成為我們下一步需要解決的問題。

       

        第三個問題我想談一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政策。

        我們可以看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2021年它用的是“具有特殊重要性的一年”,而且講說“要用好2021年這個寶貴的時間窗口”。

        我自己在這個地方做了一個兩年的簡單的算術平均,2020和2021兩年簡單的平均中國的增長率有可能會達到5%,全球的增長率有可能會達到0.4%,也就是最新的IMF預測全球的增長是-4.4,2021年是5.2,因此兩年的簡單平均是正的0.4,但是我們可以看到世界主要國家無論是G7還是金磚國家,兩年的簡單平均全是負的。2021年全球仍然是在新冠疫情蔓延的這么一個形勢下,因此我們可以看到用好的寶貴的時間窗口,2021年能夠為新30年起好步,從國家來講,一個方面就是宏觀政策要保持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仍然保持對經濟恢復的必要的支持力度。我們知道這次即使是2021年,也就是我們可以看到新冠疫情對中國,對我們的生活性服務業、對我們的中小微企業、對我們的旅游、餐飲、住宿很多的領域目前仍然影響是很大的。對于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增長,對于制造業投資的責任、對于就業影響仍然是比較大的。因此從中央來講,如何在2021年能夠不急轉彎,把握好政策的時、度、效就非常重要。

        國家出臺了一系列的政策,也就是說財政政策,要增強國家重大戰略任務的財力保障,在促進科技創新,加快結構調整,調節收入分配上主動作為,貨幣政策要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宏觀杠桿率的基本穩定,加大對科技創新小微企業綠色發展的金融支持等等。我們可以看到在2021年國家的宏觀政策,既要保持短期的穩是大局,同時要著力推動經濟的高質量發展,推動整個經濟它的新舊動能轉換、新舊模式轉換和新舊結構轉換,從這個角度來講,如何用好寶貴的時間窗口對于我們來講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戰略定力。拜登在14日發表的1.9萬億美元的拯救美國計劃,和幾周以后美國會出臺更大規模的經濟復蘇計劃,也就是會大規模增加美國和全球的流動性,在這種情況下對中國來講,保持戰略定力是最重要的。

       

        2021年如何構建新發展格局培育國際合作競爭的新優勢,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布置了八件2021年要推動的重點的任務。

        第一件是國家要強化國家的戰略科技力量,要抓緊制定實施基礎研究十年行動方案,因為我們國家2019年投入創新的經費是超過了2.2萬億,我們的基礎研究在2019年第一次超過了6%,是6.03%,但是我們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的投入比美國低12個百分點,比主要發達國家低15個百分點,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強化國家的戰略科技力量首先是要制定實施基礎研究十年行動方案,解決制約國家發展和安全的重大問題。我覺得這個方面我們要解決好三個問題,我相信國家下一步對基礎研究、應用基礎研究的投入會大規模的提升。怎么能把這筆錢用好,核心的問題就是第一創新的體制機制如何構建?第二創新的生態體系如何構建?第三創新的跨境網絡如何構建?

        第二項重要任務是要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要補齊短板,鍛造長板,針對產業的薄弱環節實施好關鍵核心技術的攻關工程,解決一批“卡脖子”的問題,在產業優勢領域精耕細作,搞出更多不可替代的獨門絕技。這個高勇書記已經講到我們下一步應該怎么做。

        第三是要堅持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必須要合理引導消費、儲蓄、投資等有效的制度安排,擴大消費最根本的是促進就業,完善社保,優化收入分配結構,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扎實推進共同富裕。這個問題我認為對于我們紡織業恐怕是一個歷史性的變化,這個歷史性的變化就是中國未來的發展是要靠擴大內需為戰略基點,而中國超大規模的市場我個人的看法是,它的優勢不僅僅在數量,在大,更重要的是在質量。剛才講到了看看95后、00后、10后,美國商業周刊比較了日本、美國和中國的孩子,日本同齡的新生代的孩子,他們的消費特點就是沒有欲望,美國的同齡孩子,美國人發現是爺爺的工資會比父輩高,父輩工資會比這一代新生代的孩子高,而中國的這一代孩子,美國人發現它恐怕是世界最樂觀、最有信心的一代。因此對于我們紡織業來講,如何滿足新生代個性化、多樣性、講究主觀體驗的新需求痛點,可能是推動我們紡織業轉型升級的一個最大的引擎和推動力。

        第四個是要全面推進改革開放,關于全面推進改革開放,這個地方我說了一句話,總書記講“要積極考慮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也就是我們講的CPTPP。我們知道CPTPP、TPP是奧巴馬講的,特朗普退出,那么拜登上臺會怎么做?會不會重返?拜登如果重返CPTPP他會做什么?我相信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把所有美國退出以后被凍結的條款全部激活,一些高標準知識產權保護的條款,美國一退馬上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日本就把它停下來了,我相信一定會全部激活,不但激活,美國一定會用新的制度和規則重新建章立制,那么中國在這種情況下提出要積極考慮加入CPTPP,也就是中國將會以CPTPP來推動我們下一步更高標準的改革開放和發展。

        2021年我們起好步的第三個就是講創新,如何形成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融合的創新體系。這個地方我提出來,我們下一步的創新最大的短板究竟是什么?對于我們紡織業來講,我們下一步將會從工業經濟時代到知識經濟時代,我們紡織的產業鏈要從低端到高端,分工從代工到自主知識產權,動能從汗水驅動到創新驅動,那么怎么能夠推動紡織業發生這樣的變化。

        第2個,我們創新的主體是企業,紡織的中小微企業如何能夠推動和參與創新,大企業如何能夠推動創新,這個是我們需要解決的問題,紡織業的基礎研究,紡織業的應用基礎研究,紡織業的共性和公共技術研究,紡織業的開發和事業研究,下一步如何能夠提升,真正為企業推動企業創新服務。

        第3個是我們過去40年經歷了誰創新誰死的時代,我們經歷了誰不創新誰死的時代。我們也正在未來,我們要經歷從中國大腦到世界大腦這個變化。那么紡織業如何能夠推動下一步從中國大腦到世界大腦的變化,這個對于紡織業來講是一個全新的時代。開個玩笑,我是餓肚子長大的,我的特點是有錢沒錢都不花錢,因此我那個時代就是經濟學家們講“誰創新誰死”,創新生產出好東西老百姓舍不得買。開玩笑講,孫淮濱會長比我小一代,他跟我不一樣,他是有錢沒錢也花錢。因此我們經濟學家講孫會長的時代是“誰不創新誰死”。但是我們說孫會長的孩子呢?孫會長的孫子呢?好是不夠的,他們要個性,他們要多樣性,因此在這個時代如何打造世界大腦。

        第4個,最后一個問題是創新離不開創新鏈,創新鏈離不開合作,離不開人才,因此下一步我們紡織業在科技戰、創新戰條件下如何打造紡織企業的創新環境,我們紡織業有沒有可能在未來30年會成為全球紡織創新的發包方,也就是假定我們的研發經費投入一千億,我們能不能拿出10%向全球發包,來解決我們的產業用纖維也好還是“卡脖子”領域也好,讓全球的科學家、工程師和企業為我們中國解決“卡脖子”問題服務。

       

        最后一個問題,就是我們下一步怎么提高紡織的產業鏈、供應鏈的現代化水平和產業的基礎能力,在這個地方提出了四個觀點:

        第1個觀點是堅守實體經濟,制造業的基礎要牢牢把握。要推動制造業生產性服務對紡織的轉型升級是非常關鍵的。紡織業的數字化對紡織的轉型升級是非常關鍵的。

        第2個是提高我們的產業鏈水平,我們就需要從我們的產業鏈和供應鏈和價值鏈來提升我們全鏈條的創新的能力和產業的能力。

        第3個是要打造現代產業體系,對紡織來講,下一步國家將在三個方面發力,第一個是0-1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第二個是1-10,應用核心研究和關鍵技術的攻關。第三個是10-N,科技成果產業化和開發試驗研究。對于紡織來講,下一步如何在這三個方面發力就是新時代我們需要解決的新問題。

        謝謝大家!

       

      亚洲精品一级片黄片_国产AV巨作丝袜秘书_亚洲成a人在线电影野外露出_国产成人亚洲综合精品

      <ol id="8rm46"></ol>
    3. <tbody id="8rm46"></tbody>
      1. <strong id="8rm46"></strong>

        <li id="8rm46"></li>

        <li id="8rm46"></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