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8rm46"></ol>
  • <tbody id="8rm46"></tbody>
    1. <strong id="8rm46"></strong>

      <li id="8rm46"></li>

      <li id="8rm46"></li>
    2. 中紡圓桌論壇第十五屆年會

      于佳做《雙循環格局與“一帶一路”建設與發展》主題演講

        CTEI網訊 2021年1月16日,中紡圓桌論壇第十五屆年會在北京亞洲大酒店隆重舉行。會議論壇以《構筑紡織“十四五”高質量發展新格局》為主題。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博士、國際發展合作部主任于佳做《雙循環格局與“一帶一路”建設與發展》主題演講。以下為文字實錄:

       

        于佳:非常感謝孫會長的介紹,也感謝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的邀請,有這樣一個機會在這里和大家分享,關于雙循環和“一帶一路”的建設和發展。

        首先我們先從國際的數據比較來看看雙循環的歷史必然,先看一下這個圖,2019年國內消費占GDP比例大概是55%點多,不到60%;但是美國是高于80%,日本是高于75%,德國也在72%左右,所以我們可以說,國內消費占GDP比例70%-80%其實是發達國家的標配。當然中國我們其實也有超過80%的時候,比如1962年,但那個時候完全不是一個高質量發展,而是因為我們當時低水平的國內循環造成的。之后其實我們2000年,當時的國內消費GDP比例是63.5,此后尤其是01年加入了世貿組織以后,我們國內的消費已經在逐步的降低,更多的是出口為導向。我們可以看到,到19年的時候,10年以后,隨著政府一系列擴大內需的政策出臺,國內消費占比又逐步的回升,到19年已經在35.7%,所以說事實上雖然2020年我們才正式提出來說是雙循環,我們以國內的為主體,但是我們的經濟發展這個趨勢早在金融危機之后我們就已經是以國內的循環為主體的趨勢,只不過我們去年剛剛正式提出來而已。

        我們再看一下,我們的人均GDP的發展,其實我們改革開放前是從一個低水平的國內循環到改革開放初期的兩頭在外大進大出的這樣,再到今天的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兼顧國際的雙循環,它事實上是符合經濟的發展規律的。那么從我們的人均GDP來看60年代70美元,01年超過一千美元,19年超過一萬美元,在“十四五”期間我們一定會達到世行的高收入國家的標準超過12535美元的門檻,所以可以想象一個14億人口的大國進入到高收入國家在整個人類發展歷史上都是一個里程碑的事件。

        我們看到了,從數據比較來看雙循環實際上是歷史必然,我們再看一下在當前形勢下,包括疫情、包括中美的沖突等等,我們在當前的疫情下,我們的“一帶一路”到底是面臨著什么樣的挑戰?

        在這之前我們先回顧一下二戰之后,我們的整個工業化的進程就盡力了這樣四波的工業轉移,當時二戰剛剛之后作為戰敗國的日本,他們很幸運的承接了一部分來自美國和德國的勞動力密集型產業的轉移,所以帶來了兩個好處:1、日本給他們創造了大量的工作的機會,所以很多中產階級他們迅速的成長起來。2、完成了它的資本積累。但是我們也發現到了60年代由于日本本國的工資水平的上漲,所以有一部分的勞動力密集型產業已經不符合當時的比較優勢了,所以那個時候的亞洲四小龍,就承接了從日本轉移過來的一些密集型的制造業的產業。我們經常說歷史會重演,到了80年代同樣的原因,我們正好78年開始中國實現了,開始了改革開放,一系列的優惠政策,所以從80年代我們又承接了亞洲四小龍轉移的一些勞動力密集型的產業,像紡織,相信大家會記得一部電視劇《外來妹》,非常清晰的刻劃了當時的港資臺資轉移到東南沿海發展紡織業、服裝業給當時的老百姓帶來的不僅是生活,包括文化、包括各方面的沖突,當然也有很好的生活的改善。

        到了十年前,也是一樣的原因,我們因自身的勞動力成本,各方面的生產成本的提高,其實十年前開始我們有很多的服裝廠、制鞋廠、制造業就轉移到了東南亞甚至到了非洲,事實上制造業的轉移是嚴格按照比較優勢,是符合很好的趨勢的。

        我們再看規模,60年代從日期轉到亞洲四小龍的就業趨勢是970萬,80年代我們從亞洲四小龍吸收過來的崗位加起來500萬左右,但是我們看到10年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字,10年在制造業產業的直接就業人數是1.25億,在勞動力密集型的就業人數8500萬,我們可以看到8500萬和之前的轉移規模來比是非常有吸引力的,這也是為什么很多發展中國家尤其是“一帶一路”國家,他們現在非常希望能夠抓住這一波從中國轉過去的勞動力密集型產業來刺激他們的就業,來增加對全球的出口,這確實是我們“一帶一路”倡議當時提出來的一個很適合的背景。

        所以說我們傳統上來說,剛才我解釋的依據的是從勞動力密集型產業、資源型密集型逐漸把不適合我們的轉出去,我們自身也會隨著新的產業升級的要求再來不斷的發展自身產業的布局。但是現在我們看到了,一個是一些發達國家它自身經濟出現了停滯,包括貧富差距這樣的問題,包括美國、日本他們也都號召自己的全球供應鏈要重新配置,同時也要把一些制造業撤回,所以說在這樣一個大的背景下,我們以前制造業的準時生產制的傳統的管理模式已經不能夠準時了,而且更大的影響就是以前我們剛才提到的這種以低成本、大范圍的全球化這樣一個供應鏈的布局已經面臨著很大的挑戰,我們光靠成本低已經不足以吸引到制造業的轉移了,所以未來我們會從低成本、大范圍的全球化朝著低風險、區域化的方向發展。

        套用能源領域的一個詞,未來我們所謂的現在大家都在討論新型全球化,其實未來的全球化它會呈現一個分布式的特點,我們認為會有三個大的區域,一個是北美的供應鏈,當然它會以美國為主導,同時配合著自然資源豐富的加拿大加上人口資源富足的墨西哥為核心成員,把南美國家納入到北美整個的區域里面。第二個是歐洲區域,當然它的主導國是德國,還有其他一些歐洲的主要核心成員。此外就是東北亞,東北亞得益于兩個,一個是我們中國地區,我們有強大的制造業,有最全的供應鏈,同時我們有最龐大的市場再加上日韓技術的實力,同時延展到東南亞和南亞的國家,所以未來我們更多是一種從一個大范圍的全球化變成三級化分布式的特點。

        我們再來看一下疫情對全球經濟的影響,IMF的統計,剛才幾位專家都提到了,2020年事實上全球經濟萎縮了4.4%,其中發達國家影響更大他們下降了6.8%,“一帶一路”國家下降了3.3%,2021年我們測算2021年經濟發展的時候是以2020年比較差的起點,所以未來2021年我們肯定和2020年比一定會有一些提升的,所以21年我們預測全球增長率會達到5.2%,發達國家是3.9%,發展中國家是6%,當然對中國的預計會更高一些。

        但是我們去反觀去年一年面對著疫情,面對著中美關系,事實上我們“一帶一路”的投資還是展現了一個很旺盛的活力,而且是有很強大的韌性的,怎么來看呢?根據我們的數字統計,在去年前三季度我們國家和沿線國家貿易進出口總額達到了9600億美元,增速比全國的整體水平高了0.8個百分點,對沿線國家非金融類的直接投資達到130億美元同比增長了將近30%,在疫情爆發初期,確實由于交通的不便、人員不能及時往來,我們一些項目停滯或者說臨時有些受阻,但是在之后我們很快的國內經濟復蘇之后,其實很多“一帶一路”項目還是按照計劃得以實現了,比如說中老鐵路的順利貫通,雅萬高鐵的隧道貫通等等,所以我們在2035年遠景目標提出來要加快以雙循環的目標,高度的推動“一帶一路”的動力。

        去年我們看到了很感人的故事,尤其是“一帶一路”國家投資的中國企業他們不僅捐贈醫療設施、共同和當地百姓抗疫,同時更大的作用,由于他們的堅守,仍在東道國創造了維持了穩定的就業機會,其實這樣一個作用是對于東道國經濟的維持是起到了很大意義的。此外由于我們自身,比如說在線辦公、網上的遠程招商、云視頻這些方面本身是具有很強的比較優勢的,所以我們通過疫情反而催生了很多新業態和新模式,同時會把這些也帶給更多的“一帶一路”的國家。

        我們再來看一下雙循環下,到底給“一帶一路”建設帶來了什么樣的機遇和活力?

        首先我們剛才也提到了,我們是通過了疫情的考驗是體現了我們的韌性,所以我們在5G、物聯網等等領域的新基建的建設也將進一步加強中國制造業的優勢,包括很多外資企業他們其實雖然政府比如說像發達國家政府是號召他們回流的,但他們不愿意,因為企業都是逐利的,中國最大的,包括剛才提到的產業鏈的完整,龐大的市場,所以這些跨國公司他們其實很多是不愿意走的,在中國、為中國也成為他們提出來留在中國的核心戰略。

        此外從國際角度來看在很多,“一帶一路”其實是能夠起到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橋梁的作用,包括我們邊境的自由貿易區、海外的工業園區、經濟特區其實都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從國際循環來講,其實中國它本身是一個雙重的角色,既是產業的轉出國,同時也是一些高新技術,尤其是“卡脖子”技術的追趕國,作為產業轉出國我們會把曾經是符合我們比較優勢的,但是由于時代變了,現在已經不具備競爭優勢的產業轉到更適合它們發展的國家去,一方面是吸引外資,并購先進技術等等,這樣相當于存在內環和外環兩個路徑的產業升級。在這個過程中剛才提到我們的邊境特區、產業園區都發揮著很大的作用,此外就是西部的城市,在很多政府的文件里面也都提到過,未來我們其實是要打造西部城市在“一帶一路”的關鍵節點的作用,讓它從一個曾經發展的短板作為連接“一帶一路”的強項作用。

        最后我們再看一下政策建議,首先我們也在五中全會通過的《建議》中提到了,我們要堅持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遵循國際管理和債務可持續原則,健全多元化投融資體系。剛才提到西部地區,產業園區他們將在未來“一帶一路”建設中發揮非常大的作用,這里也提倡,從新結構經濟學角度說,我們在海外服務于很多的政府,他們希望能夠招商引資,尤其是比如說拿非洲為例,其實非洲的平均年齡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才17歲不到20歲,他們的人口馬上也將近13億,我們可以想一想,如果這些年輕人他們沒有工作的話,其實這么多的人口反而不是人口紅利而是隨時會爆炸的人口炸彈。所以對于很多發展中國家尤其像非洲兩件事情非常重要,第一個就是創造就業,第二就是出口創匯。因為他們由于外匯的緊缺,為他們招商引資包括本國的發展都帶來了很大的阻力,像制造業恰恰就是可以給他們既帶來就業機會又帶來出口創匯的機會的產業,尤其像紡織、服裝在這里面就會發揮很大的作用。但是我們很多企業到了非洲去,發現由于它缺電、缺各種基礎設施、路也不好等等,很難去落地,所以我們就是說在發展制造業的同時,其實它是要向上游和下游統籌的延展的,怎么講?我們很多的比如說一些資源類的企業,他們到非洲更偏好于投資礦業、投資能源,但以前往往只是把礦產品拉回來,這樣一個是附加值很低,再一個它的國際輿論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所以我們就會建議,它在上游的時候其實是可以有些礦就地加工冶煉,比如一些煤礦完全可以給它當場發電等等,也為制造業的能源供給提供一部分的需求。

        另外隨著我的制造業的發展,產業工人越來越多,他們有了收入,他們對服務業,比如金融服務、旅游、教育等等都就了進一步的需求,所以我們在海外落地的時候,我們在倡導的模式就叫制造業+,一定要和上游的基礎設施和下游的服務業統籌考慮來落地。

        另外就是在現在的大形勢下,跨境電商他們是可以大展拳腳的最佳時機,海外建配套物流的園區,海外倉儲等等,這里特別要說的是三方合作,我們在海外投資的時候除了有要轉出去的制造業廠商,我們的所在國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一方是國際買家,國際買家把訂單下到這個國家才能夠刺激更多投資者到這個國家去落地生根,這里舉個埃塞俄比亞的哈瓦薩園區的案例,埃塞俄比亞是內陸國家它的經濟發展在2011年之前都是非常落后的狀態,但是它的國家本身畜牧業是很發展的,11年的時候林毅夫院長在世行做首席經濟學家高級副行長的時候他建議埃塞俄比亞總理直接到中國的沿海來招商引資,發展皮革和制鞋業,后來有一家工廠到了埃塞俄比亞,落到了制鞋業,后來埃塞俄比亞政府學習了經濟特區的成功的要素,自己在2016年由埃塞俄比亞政府主導建立了一個工業園,這個工業園發揮了各方的優勢,它主導管理運營是埃塞俄比亞政府做的,錢是用的世界銀行的錢,整個園區的基礎設施建設是中國的一家國有企業完成的,此外很重要的一點,它的國際買家是美國的PVH集團是一個服裝的集團,它就把它旗下所有的供應商包括面料供應商、紡織品供應商等等都讓他們到了埃塞俄比亞哈瓦薩園區,這樣他們這些供應商就可以利用埃塞俄比亞低廉的勞動力成本、月工資才60美金左右,每個月和中國的服裝廠比是非常低廉的,同時埃塞俄比亞生產的產品出口到美國、出口到歐洲是零關稅的,這樣就把它下面的供應商都抱團到了這個園區,這個園區從一開始設計的時候就是遵循了綠色的標準包括一些污染處理方面等等,都做到了很好的設計的標準,而規避掉了我們所謂“先發展后治理”的路徑。

        我們團隊在疫情之前,16年開始每一年都會回去進行跟蹤調研,19年的時候這個園區已經創造了25000個就業機會,大部分都是18-35歲的女性,它除了剛才我提到的優勢之外從社會效益來看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我們在海外非常提倡三方合作,如果只是中方到東道國去投資的話我們還會有很多,因為雙邊還有很多的輿論壓力等等,但是這樣的多方合作,其實我們在各方都是一個很好的風險規避的途徑,而且是可以商業化運營的。

        如圖這是它園區的大門,19年的時候拍的,它也有了一站式服務的柜臺,完全是學中國的發展經驗,雖然我們的經驗不是說可以照搬照抄到其他國家,但是真的是可以為很多發展中國家提供借鑒的,他們的員工不需要到銀行開戶、到保險公司買保險、社會保障局辦勞動簽證,只要在一個窗口就可以把所有的問題解決掉了。

        此外如圖這是當地的服裝工廠、中國臺灣的一個企業投的服裝工廠,真的是看起來還是現代化水平、包括管理等等都是很標準的。今天我們在市場上也可以找到埃塞俄比亞制造的T恤、運動服等等,都出口到美國、歐洲。

        所以提到非洲,這里想提一個建議,在“一帶一路”尤其是現在這樣的形勢下,非洲是一個非常容易被遺忘的角落,但是卻是每一個人都不能忽略的,因為如果它不穩定,那么對于全球都會帶來很大的風險,包括非洲自身也簽了非洲大陸自貿區的協議,涵蓋54個國家,13億人口,所以未來它的潛力是非常大的。再一個很重要的,非洲不是傳統上中美爭奪的熱點,所以在非洲是非常便于發展中歐非三方合作的地方。再一個,西非有四個產棉國,對于發展紡織行業,對于要走出去的環節是非常有利的。

        此外我們在當地也是推薦一定要和當地企業聯營,而不是我們自己玩,不僅是和當地企業,同時也是和這個領域的國際同行一起合作,尤其是在疫情的情況下,未來的醫療衛生、紡織品方面的應用市場其實也是很大的機遇。同時我們也倡導在當地多做惠及民生的小基建+小制造+服務業而不是每次都是高大上的,大的資本投入的比如能源、礦業這樣的項目,而真正是和老百姓的需求完全貼近的項目。

        最后也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要注重積極的輿論環境,因為我們在走過去的過程中,一方面是我們真的自己可能做的不到位,另一方面是有些比如西方媒體會惡意的炒作,所以我們在這方面更要主動營造互利共贏的積極環境。

        最后一分鐘簡單介紹一下我們研究院。孫會長提到我們院長是林毅夫教授,我們在結構上、組織架構上是北京大學的二級單位,但是我們除了學術有學生要發論文,本科生到博士生都有,有博士后的職位,同時我們更大的特點是我們還有一個實踐的軌道,我們一定要把理論用出去,因為我們不要去做飄在天上的理論空對空,好的理論一定是能夠指導實踐的,能夠讓更多人受益于這個理論的,同時我們不僅是理論,而且理論一定要落地。我工作的領域是實踐側負責發展,我提了一些國家,非洲的貝寧和尼日利亞,尼日利亞當地的紡織業非常好,我們去調研的時候真的是觸目驚心的感覺,當地的印染廠上面掛著布是上海的一家民營企業投資的,那些布從2000年之后快20年了,還掛在機器上,但是由于當時中國入世以后,很多中國的產品進入以后,當地本土的紡織業被沖擊掉了,真的是觸目驚心,但是現在時代變了,很多產業、很多產業的環節在中國已經不適合發展了,所以像這樣的非洲國家他們有一種重振本國紡織業的需求,所以我想這也是未來國內紡織和非洲合作的一個很好的機遇期,包括比如中亞的烏茲別克斯坦,在座的都很來了解它的棉花是非常好的,新結構經濟學院是他們的政府發展顧問,會提供很多有效的政策,政府很希望學習到中國的發展理念,所以未來在這個領域大家有合作的空間。此外我們現在還和聯合國全球契約組織在可持續發展行業,在時尚行業制定它的可持續發展標準,比如一件衣服從棉花種植,它的過程中對空氣、水、土壤等等的保護包括比如棉花采摘的過程中是不是比如像烏茲別克斯坦很多年受到了全球制裁就是因為使用了童工,包括一件衣服做成之后變成二手衣服怎么回收利用等等,我們要把時尚產業做成一個全周期的綠色可持續的產業,因為現在我們確實生活在了不一樣的時代了,所以我們一定不能再走老路,雖然當時我們經濟取得了很好的發展,但是確實也是經歷了一些,我們有很多的教訓,比如先發展后治理等等,時代變了,從現在開始意識到時尚產業是要可持續發展的,所以我們院在這個領域也在做一些工作。

        時間關系匯報到這兒,我的公眾號記錄了很多新結構經濟學院的一手的觀察和資料,還有對全球領域的見解。非常感謝!

       

        

        

        

      亚洲精品一级片黄片_国产AV巨作丝袜秘书_亚洲成a人在线电影野外露出_国产成人亚洲综合精品

      <ol id="8rm46"></ol>
    3. <tbody id="8rm46"></tbody>
      1. <strong id="8rm46"></strong>

        <li id="8rm46"></li>

        <li id="8rm46"></li>